互联网之子 Aaron Swarts 想要看到的世界

首发于: https://mp.weixin.qq.com/s/z4J2KI8LjcfOIZLhGbi_QQ

Jade和我偶尔会聊起一些宏大的话题,最近聊到了Aaron和互联网创建者们的一些历史。她觉得应该正经的来一次对话,记录下来分享给其他人。我们约了个时间,原计划聊2个小时,实际上聊了5个小时。最后形成了一篇交谈形式的文字,她称之为文字版的Podcast。我很喜欢这种形式,我也更认同文字的价值,更好分享,更好检索,也更好修改或者摘录使用。以后我们应该还会继续这样的对话,这次聊天里面很多东西都可以继续讲下去。希望你也喜欢这个形式。

穿越寒冬的独行者

2018年有很多故事可以写,但是到最后一天的时候,让我选一件事来写,我想写的是duckduckgo这个搜索引擎。选择它是有原因的,这个搜索引擎创始于2008年,正好是第10个年头。

duckduckgo homepage

即使在今天,听说过这个搜索引擎的人也不多。上个月(2018.11),它的每日搜索量第一次超过了3000万次,很多科技媒体用非常小的版面报道过这件事。中文也有报道,基本上就是“一句话新闻”这样的待遇,没人多想什么。这不意外,每天3000万搜索听起来不小,但是放在整个搜索市场可以算的上微不足道。做为对比,Google早就不再发布每天准确的搜索量,但根据前几年发布过的数字和增长率,大致能推算出来,一般被认为是4万~8万次搜索每秒。即使用最低预测,要超过duckduckgo一整天搜索量,Google只需花750秒==12.5分钟。

在搜索引擎市场上,每天3000万搜索量太小了,比被所有人都认为早就完蛋了的Yahoo搜索还少好几倍。但是这样一对比,这个在搜索引擎市场只占0.x%份额的产品竟然存活了10年,这就是一个有意思的故事。再考虑它不属于任何大公司,是个完全独立的搜索引擎,那就更有意思了。它是如何开始的,如何存活下来的,谁是它的用户?

惩罚加拿大完整指南

我在加拿大生活了不少年,最近一系列的事情让很多人开始注意到了加拿大。于是我收到了来自朋友们的各种问题,从如何抵制加拿大,到加拿大为什么这么傻。诸如此类。挨个答复比较麻烦,干脆写一篇文章。

通常我更愿意写科技相关话题,不写社会和历史话题,一方面是我不是这个领域的专业人员,很多东西未必准确,另外一方面,跟科技不同,这类话题难以保证足够客观,必定带有个人视角,从而引起更多争议。所以我尽量保持拿事实和数据说话,少发表个人看法,但是个人看法必然无法避免,所以还请批判阅读。以上是正文开始之前的一点点声明。

内容电商毁掉了内容

微信订阅号刚刚完成了一次重大产品变更,从订阅模式变成了类似信息流的把内容堆在一起的模式。对于这个变更本身我没什么评论的,任何产品上的改变,一定会对一些人有利,对另一些人不利,但长期看来,总有一些人会摸到新产品的窍门,重新占领有利地位。这些细节问题都不重要,我更关心的是本质问题,几年之前,微信公众号集中了中文内容中一批高质量的内容,仅仅几年的时间,这里为什么成了煽动情绪和各种“震惊”类文章的聚集地?为什么很多单就阅读体验来说相当高质量的公众号发文率和打开率双下降,订阅量也几乎不再有增长,但是另外一些营销大号反而流量屡创新高?

我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就是本文标题:内容电商毁掉了内容

内容电商是指通过内容带动产品销售的模式,也是现在公众号上最流行的盈利方式。这里我不以正确或者错误来评价内容电商这个模式,但我们必须意识到一个问题,内容电商所创造的内容,本质是为了转化成某种物品的销售,内容在这里是一个媒介,不是最终产品。和直接写作给读者阅读的文章(比如本文),是截然不同的产品。更具体点说,我写的这篇文章,你读了,读完关窗口完事,整个流程就完成了,把这篇文章看作一个产品,它的生命周期在读者阅读完成,就结束了。但是对于内容电商,这不是终点,读者读完能完成一次购买,这才是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