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多过去了,我钉下的这跟钉子还在

2015年我起诉差评侵犯著作权一案,已经过去挺久了。意想不到的是现在又重新回到大家视野之内,而且比以往掀起的舆论猛烈的多。

本来觉得关注的人已经足够多了,我做这件事的目的已经很大程度达到了,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了。不过考虑到一些概念还是我比较清楚,为了避免另外一方胡乱解释,我还得说一说。

Facebook、隐私、监听广告以及我们如何失去自由的互联网的

我曾经写过好几篇和隐私相关的话题,阅读量都不高。这不意外,没有重大事件,通常人们不会关心这类话题。最近有几件事被引爆了,这个话题突然重新回到了人们视野中,所以可以再写一篇了。

这几件事分别是:Facebook数据泄漏事件,互联网公司是否偷偷用麦克风监听用户,以及所谓大数据杀熟。说到根本上,这几件事是相关的,背后指向的是同一个问题,即,人们到底出让了多少隐私,以及用户为什么会在不知不觉中出让这么多隐私。

中文分析比特币最早的文章之一是我写的,七年后的今天我写了第二篇

写过上一篇暗网的文章之后,按照大家的预期,我顺理成章应该写到区块链了。实际上也是如此,在去年这一年里面,我几次写到了相关话题,比如互联网中心化偏离了最早的预期,比如分布式系统上建立的暗网代表了一种自由,但是一直没有专门写一篇关于区块链的文章。区块链的话题很有意思,值得多写几篇,就把本文算作第一篇吧。

凶险、罪恶还是自由?暗网到底是什么?

提起暗网,中文的读者对它的印象一般不太好,觉得里面充满了罪恶和犯罪。这些印象基本来自几篇热文,追根溯源,这几篇文章又是一两篇英文文章的改头换面和重新拼接。但是大概因为内容过于猎奇黑暗,给人留下的印象根深蒂固,以至于我在之前的文章提到“暗网更接近于互联网创始者们创造的那个网络”的时候,很多人留言骂我给犯罪分子洗地…看起来暗网在中文里面已经被默认等于罪恶了。

李笑来,那个一顿饭点8条鲈鱼的人

我已经记不清到底哪年认识的李笑来,大概是2006年吧。到现在已经超过10年了。这10年间我看着他做过无数事情,聊过很多想法。今天笑来变成了众矢之的,似乎所有事情都怪他,很多文章干脆把他描述成一个处心积虑的骗子的文章。但李笑来究竟如何想,他的逻辑是什么,没有一篇文章写过。当然,他们没采访过李笑来,没读过他的文章,怎么能解释这些问题呢?我想,与其让别人来批判他,不如由我这个熟悉他的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