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险、罪恶还是自由?暗网到底是什么?

提起暗网,中文的读者对它的印象一般不太好,觉得里面充满了罪恶和犯罪。这些印象基本来自几篇热文,追根溯源,这几篇文章又是一两篇英文文章的改头换面和重新拼接。但是大概因为内容过于猎奇黑暗,给人留下的印象根深蒂固,以至于我在之前的文章提到“暗网更接近于互联网创始者们创造的那个网络”的时候,很多人留言骂我给犯罪分子洗地…看起来暗网在中文里面已经被默认等于罪恶了。

李笑来,那个一顿饭点8条鲈鱼的人

我已经记不清到底哪年认识的李笑来,大概是2006年吧。到现在已经超过10年了。这10年间我看着他做过无数事情,聊过很多想法。今天笑来变成了众矢之的,似乎所有事情都怪他,很多文章干脆把他描述成一个处心积虑的骗子的文章。但李笑来究竟如何想,他的逻辑是什么,没有一篇文章写过。当然,他们没采访过李笑来,没读过他的文章,怎么能解释这些问题呢?我想,与其让别人来批判他,不如由我这个熟悉他的人来吧。

互联网完蛋了,已经。

最近一年左右,不止一个著名人物谈起过现在的互联网已经完全错了这个看法。比如www的发明者Tim Berners-Lee,或者Twitter创始人Evan Williams,考虑到www几乎是人们使用互联网最重要的部分之一,Tim Berners-Lee的看法是不应该忽视的。

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首先要问的一个问题应该不是如何解决互联网错了这个问题,而是问“到底哪错了?”。这不奇怪,大多数用户没留意过这个问题,毕竟,互联网这个词在过去这些年里面发生了太多变化,人们刚刚觉得有点不对劲,还没来得及真正感知到这种变化的意义,就来到了今天。而现在我们使用的互联网,和10多年前已经大不一样了。

请伸出你的小圆手

最近,曾经洗我稿的差评又洗到了著名的科技媒体品玩PingWest头上。经过这件事我才知道,科技记者圈里有个笑话:“没被差评君抄袭过的记者都不算是科技记者”。看来我早就是真正的科技记者了。

在PingWest文章的留言下面,无数人讲自己被差评以及其相关公司洗稿的经历,颇为壮观。而这距离我起诉差评已经一年多了,他们还变本加厉越玩越厉害了。这件事到底要怎么解决呢?实际上这件事没有什么可解决的。相反,有人常年抄袭洗稿死不认账,被人批评之后还勇于回骂,它就成了一个非常好的测试对象,可以玩各种在真实世界难得有机会玩的事情。

是真的,我基本已经不再用苹果的产品了

昨天,应苹果要求,微信停止了iOS平台用户对公众号作者的赞赏功能。我读很多公众号,经常给别人赞赏,我也写公众号,也收到别人赞赏,两方的体验都有。对于我来说,无论给出赞赏还是收到赞赏,它最大的价值始终是“好玩”,而不是“赚钱”。我相信大多数公众号作者并没指望靠赞赏发财,我始终认为这个功能是“发红包”的延伸,它代表的是情感交流,而不是钱本身的数量。我一直还希望微信能有一天提供“赞赏读者”的功能,这样我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给留了比较精彩评论的读者发个红包。